陈叔宝对朝臣们说,但是陈叔宝干的事荒唐至今

陈叔宝是南北时期陈朝的最后一位皇帝,但是陈叔宝干的事荒唐至今。是出了名的好色皇帝。下面我们就来看看这位让人笑掉大牙的皇帝做了什么事。

历史的车轮呼啦啦到了南北朝,这里出了个经典人物,那就是陈后主陈叔宝,紫衣封之为史上头号活宝皇帝。
要说陈叔宝的皇位来的很是惊心动魄,他是太子,弟弟陈叔陵为争夺皇位,在父皇的遗体前就忍不住挥刀相向,要不是老妈柳太后和奶娘拼死相救,帮他挨了好几刀,陈叔宝早就成了刀下之鬼了。
将军萧摩诃又是施计谋又是打仗,好一番忙碌平定了陈叔陵之乱,陈叔宝才得以坐稳皇位。可惜他坐上皇位后唯一喜欢做的事就是沉溺后宫,寻欢作乐。
当时最得陈叔宝宠爱的妃子就是张丽华。张贵妃最美的是那一头乌发,史书说“发长七尺,油光可鉴。”我们可以从洗发水广告中约略感受一下美人当年的倾国风韵。
陈叔宝第一次见到张丽华就惊为天人,写下《玉树后庭花》来赞美张丽华的美貌,这首诗成了流传千古的亡国之音。“妖姬脸似花含露,玉树流光照后庭。”能写出这样的诗句,想来陈叔宝肚子里墨水还是有一些的。
当时皇后沈氏性格沉静,生活俭朴,喜欢读诗念佛,不管啥事。张大美人当仁不让,她先是统领后宫,不久就干预朝政,还怂恿皇帝废掉太子,改立自己的儿子。
“权利没有了监督就产生腐败”,这句今天的话那是放之古今四海而皆准啊。
陈叔宝与张丽华如胶似漆,形影不离,竟然荒唐到抱着美人上朝议政,以致朝政近乎荒废。
陈朝这边每日里花天酒地,隋朝那边可是早就虎视眈眈了。
大臣傅縡冒死进谏,“陛下沉迷于酒色,任用小人,残害忠良,再不醒悟就会被隋朝灭掉。”陈后主一听,气得立即下令杀了傅縡。傅縡真是可怜,名字没起好也就罢了,还不懂韬光隐晦,进谏也不看看对象,果真落了个“缚而宰之”。
陈叔宝对朝臣们说,“我们两朝历来和平共处,怎会兴兵来犯?”
从此,朝中再无人敢进言,陈后主正好落个耳根清净。
可惜清净日子没能过上多久。
这一天,陈叔宝正与贵妃们在花园饮酒赏花,有人来报,隋文帝的儿子杨广带兵50万前来攻打,已到了长江北岸。陈叔宝认为自己有长江天险,就满不在乎地接着赏花。
第二天早晨,陈叔宝听到隋军已经从京口渡过长江,朝建康城打来了。他这时可没法心平气和了,立即召集满朝文武商量对策,可叹朝政腐败,无人敢带兵出战。
危难关头,最后还是曾经平乱的老将军萧摩诃站出来,愿意带兵退敌。陈叔宝高兴得很,让萧摩诃立即出征,妻儿进宫加赏。
事情倒霉就倒霉在这加赏上。
萧摩诃续娶的美貌老婆一进宫,就被好色的陈叔宝一眼看中,留在宫中。
“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。”在这生死存亡的节骨眼上,陈叔宝还有心思搞这调调,真是不服都不行啊。
这事对正提着脑袋为他卖命的萧摩诃来说真是“是可忍,孰不可忍”。
萧摩诃刚刚摆好阵法,准备与隋军大战,家丁来到阵前,将夫人被皇帝留在宫中,已数日不归的消息报告给他,萧摩诃气的昏倒在地,陈军乱成一团,不战自败。
第二天,隋军攻陷建康城,包围了皇宫。
到了这个时候,陈叔宝还不忘记他的张、孙两位美人,三人相拥躲在一口枯井里。
真是奇怪了,他们怎么会躲到井里呢,这岂不是让敌人瓮中捉鳖?即便不被发现,在皇宫被敌军占据的情况下,如此狭小之处,三人又能存活多久呢?真不知是一时的“慌不择路”,还是一贯的“智商低下”。
隋军找到他们,放下箩筐往上拉起时,惊讶万分,说“皇帝的龙体就是与众不同,如此之重。”
待看到陈后主和张贵妃孔贵妃三人紧紧抱成一团,挤在小小箩筐当中,大家不禁捧腹大笑。
爬出井时张丽华的胭脂蹭到了井台边上,此井从此得了“胭脂井”这么个香艳名字。
两位美人当场被杀掉,陈叔宝做了俘虏被带回隋朝。
从此隋朝结束了“南北朝”的历史,统一了天下。
虽说已亡国,可陈叔宝的活宝表演还没结束。
他可真是运气好,遇上隋文帝这位开国明君,居然还被封了个三品官,要是换了别人,他的御头恐怕早就被咔嚓了。
陈叔宝见隋文帝对自己还挺宽厚,便得寸进尺,要隋文帝给他个实在的官做做,搞得隋文帝哭笑不得,说:“叔宝,你这个人怎么没心没肺的?”
还有一次,陈叔宝建议隋文帝大建宫殿,肆意享乐,说那样皇帝才没白当。隋文帝事后对大臣们说,“他自己就是贪图享乐落到这个下场,不知悔过,还让我学他!”
“商女不知亡国恨,隔江犹唱后庭花”唐代大诗人杜牧的这句诗用陈叔宝身上,那真是再贴切不过了。

让人笑掉大牙的好色皇帝

ca亚洲城手机版 ,当时最得陈叔宝宠爱的妃子就是张丽华。

当时皇后沈氏性格沉静,生活俭朴,喜欢读诗念佛,不管啥事。张大美人当仁不让,她先是统领后宫,不久就干预朝政,还怂恿皇帝废掉太子,改立自己的儿子。

陈叔宝与张丽华如胶似漆,形影不离,竟然荒唐到抱着美人上朝议政,以致朝政近乎荒废。

陈朝这边每日里花天酒地,隋朝那边可是早就虎视眈眈了。

大臣傅縡冒死进谏,“陛下沉迷于酒色,任用小人,残害忠良,再不醒悟就会被隋朝灭掉。”陈后主一听,气得立即下令杀了傅縡。傅縡真是可怜,名字没起好也就罢了,还不懂韬光隐晦,进谏也不看看对象,果真落了个“缚而宰之”。

陈叔宝对朝臣们说,“我们两朝历来和平共处,怎会兴兵来犯?”

从此,朝中再无人敢进言,陈后主正好落个耳根清净。

这一天,陈叔宝正与贵妃们在花园饮酒赏花,有人来报,隋文帝的儿子杨广带兵50万前来攻打,已到了长江北岸。陈叔宝认为自己有长江天险,就满不在乎地接着赏花。

第二天早晨,陈叔宝听到隋军已经从京口渡过长江,朝建康城打来了。他这时可没法心平气和了,立即召集满朝文武商量对策,可叹朝政腐败,无人敢带兵出战。

危难关头,最后还是曾经平乱的老将军萧摩诃站出来,愿意带兵退敌。陈叔宝高兴得很,让萧摩诃立即出征,妻儿进宫加赏。

萧摩诃续娶的美貌老婆一进宫,就被好色的陈叔宝一眼看中,留在宫中。

这事对正提着脑袋为他卖命的萧摩诃来说真是“是可忍,孰不可忍”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