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元璋倚重他,范文程也因此成为皇太极时期最受重用的大臣之一

明朝开国功臣

范文程是清朝的主要开国元勋之一,历经努尔哈赤、皇太极、顺治、康熙几朝,在皇太极和顺治时期更是权盛一时,为奠定清朝社会政治基础作出了重要贡献。关于范文程,一直存在两种截然相反的评价,褒扬者称赞范文程是一位“杰出的地主阶级政治家”,康熙朝盛世的开启与范文程离不开关系,贬低者将范文程描述为“汉奸与刽子手”,不论是哪种评价都没有否定范文程在清初发挥的重要作用。范文程从天命三年开始追随努尔哈赤,从后金时期开始便进入了政治决策中。关于他投金的原因,一般的说法是他审时度势后为求飞黄腾达而主动投奔努尔哈赤,也有学者认为范文程其实是曾在抚顺被俘,为求自保而迫不得已投金。

图片 1

努尔哈赤时期,实行的是“诛戮汉人,抚养满洲”的政策,范文程并没有受到重用,因而也无甚建树。天命十一年皇太极即位,他上任初便极力调整满汉间的关系,在这一背景下许多汉人知识分子得到重用,范文程便在其中。天聪三年四月皇太极设置了文馆,范文程便在此时进入了文馆,文馆的主要职责是“以历代帝王得失为鉴,并以记己躬之得失”。过了几年,即崇德元年皇太极将文馆改为内三院,范文程任内秘书院大学士,从此变成了皇太极的亲信谋臣,参与了多项重要决策的制定。其中最重要的贡献便是向皇太极献策通过考试制度来选拔人才,皇太极采纳了这一建议,他在任期间曾举行多次考试,选拔了一大批满汉蒙知识分子,其中不乏沈文奎、杨方兴、高士俊等名臣,这些人中有不少对清初的统一作出了重要贡献。

图片 2

在随皇太极四处征讨途中,范文程深知明朝文武官员的能力,因此他特别重视招降明朝官员。这一时期,范文程为后金招降了大量的明朝官兵,曾受皇太极委派安抚明降将孔有德、耿仲明、尚可喜等人,又曾说降洪承畴。这些明朝降将的加入不仅起到了瓦解明朝军队的作用,而且壮大了后金的实力,在日后的征战中发挥了不小的作用。范文程也因此成为皇太极时期最受重用的大臣之一,权势显赫。

皇太极去世皇后,范文程曾一度受到多尔衮的重用,他曾审时度势,力主多尔衮迅速入关。在入关途中他向多尔衮进言“国家止欲帝关东,当攻掠兼施;倘思统一区夏,非安百姓不可。”起到了初步稳定民心的作用。顺治元年五月二日,范文程随多尔衮进入北京,随后多尔衮宣布定鼎中原。面对入关后的混乱局势,多尔衮听从了范文程的意见,遵明制,并广罗天下贤良之士,巩固清朝的统治基础。范文程有感于明末赋税日重不得民心的情形,因而力主轻徭薄赋,他提出“明之亡由于酷苛小民,激成流寇之变,岂可复蹈其所为?”因此建议税额应照万历时收取,以安定民生。此外,他还建议仿照明初的军屯和官助民种,并给出了具体的实施办法:““其法有四,设官屯,给牛种,劝积储,议转输,而其要则在严考课,信赏罚。行之,三年兵饷可足,流亡可归,凶荒可备。”这些措施对于恢复凋敝的经济、恢复生产起了很大作用,同时解决了军队的粮饷问题。

图片 3

到了顺治三年六月,范文程因得罪于多尔衮而被排除在中枢之外,直到顺治七年多尔衮去世,两年后范文程被顺治帝起用为议政大臣,重新参与到最高决策中,这一时期范文程继续为清初恢复生产、选贤任能献言建策。顺治十一年范文程加少保兼太子太保,此后功成身退,“以疾乞休”,安度晚年。康熙五年八月范文程逝世,终年七十岁,死后入贤良祠,康熙皇帝曾御书“元辅高风”,可谓对他有很高的评价了。

明朝开国元勋第一人徐达

相关阅读

此人才是三国第一武将!赵云张飞都得往后排

为将不是匹夫之勇,正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,如果单靠单挑就可以为将,那么将就不足为奇了。在古代战场上武将通常是不会轻易涉险、单枪

他是历史上唯三能称得了明君中的一位,是最值得敬佩的皇

明孝宗,明朝学者朱国祯认为,自夏商周以来,历史上称得上明君的,只有汉文帝、宋仁宗与明朝的孝宗。有人说,他是一个无嫔妃、无嗜好、无亲

审配是袁绍的心腹大臣,正直、忠义,单就以衡量臣子的标准来看审配,他堪称完美。只是他看人的眼光可能不够好,他选择忠于袁绍的时候,就注

解密一代雄主汉武帝:他是历史上成功的两面派

汉武帝刘彻曾经是我少年时最崇拜的历史人物之一。他的确有值得让人崇拜的理由:那虎视北方、曾将他的曾祖刘邦困扰多年的匈奴被他多

此人能力一般地位却在诸葛亮之上

三国蜀汉皇帝刘备,虽是汉室后裔,却落得个编草席为生。在乱世当中,身为草根出身的刘备,可谓是求贤若渴,但凡有点能耐之人,想尽一切办法拉

徐达(1332—1385年),字天德,濠州钟离永丰乡人,明朝开国功臣,杰出的军事家、统帅。

徐大将军是明初功臣中最为后人喜爱的人物之一。他是朱元璋儿时的玩伴。朱元璋倚重他,称他做“开国功臣第一”,可民间传说他最终却被朱元璋的一盘蒸鹅害死。众多谜团与传奇围绕着这位大将军,他究竟有这怎样波澜壮阔的一生?

由于家境贫寒,艰苦生活的磨炼,使他长大以后,身材魁梧,性格坚毅,遇事善用脑筋。明太祖朱元璋在削平割据群雄,推翻元朝统治,建立明皇朝的战争中,徐达长期担任最高军事统帅,身经百战,功勋卓著,他“以智勇之资,负柱石之任”,“廓江汉,清淮楚,电扫西浙,席卷中原,威声所振,直连塞外”。为朱元璋开创明皇朝立下了盖世之功,被誉为明朝“开国功臣第一”。

至正十三年六月,朱元璋回到家乡招募兵士,二十二岁的徐达听到消息,毅然仗剑从军,投奔到朱元璋部下,开始了追随朱元璋南征北战的戎马生涯。

这一年,徐达等随朱元璋相继攻克河州新塘、三汊河、阳泉,保住达鲁花赤营寨,攻下徐官仓寨,朱元璋部声势大振。至正十四年五月,徐达随朱元璋攻克全椒,七月攻克滁州。至正十五年春正月,驻在滁州的朱元璋部队因粮饷缺乏,进攻和州,以便筹集军粮。徐达率军先行,与张天祜、汤和一道攻下和州,徐达因攻打和州立下战功被擢升镇抚。

就在徐达被任命为镇抚之后不久,起义军中发生了一起非常事件:孙德崖因其部队缺粮,来到和州,请求朱元璋资助,朱元璋以大局为重,不计前嫌收留了他的部队。郭子兴则因过去与孙德崖有矛盾,知道这一消息后很生气,亲自从滁州赶来和州,训斥了朱元璋。孙德崖听说后很担心,想悄悄地溜走。朱元璋挽留不住,只好为其送行。走出城外三十里左右:忽然城中有人来报,郭子兴已和城中尚未走掉的孙德崖部打了起来,孙德崖已被郭子兴捉住,扣在城里。朱元璋听到后,大吃一惊,想打马回城劝说郭子兴把孙德崖放走。孙德崖部下误以为这是朱元璋策划的阴谋,便把他五花大绑,并扬言要杀掉朱元璋为其主帅报仇。徐达在城里听说朱元璋被孙部下扣留,生死未卜,就毅然请求替代朱元璋作为人质,以平息这起事件。后经多方调解,孙、朱都被对方释放,这场危机才算平定下来。然而,在这次事变中,徐达的舍身相救深得朱元璋的称赞,两人的关系更加密切了。

不久,郭子兴染病而死,朱元璋成为这支起义军的实际首领。朱元璋感觉到仅仅据有和州,难以实现他的雄图大略,而要渡过长江向南发展,又苦于没有船只。正在徘徊犹豫之时,巢湖水军头领赵普胜、俞廷玉、俞通海、廖永安、廖永忠等率军归附。朱元璋大喜,对徐达等说:“方谋渡江,而巢湖水军来附,吾事济矣!”于是,至正十五年六月,朱元璋派兵遣将,部署作战方略:“采石(今安徽马鞍山采石镇)大镇,其备必固。牛渚矶(今安徽马鞍山西南长江中)前临大江,彼难为备御。今往攻之,其势必克。”②徐达与诸将听命,各自挥师进发,直抵牛渚矶。常遇春奉命为先锋,先登上岸,徐达等率军一拥而上。在经过一阵短兵相接的激烈战斗之后,元兵力不支,溃败逃窜,徐达等占领了牛渚、采石。沿江一带元兵望风而降。

朱元璋被这次胜利所鼓舞,便根据当时的形势,及时提出继续进攻周围州县的计划,他对徐达等将领说:“今举而渡江,幸而克捷,当乘胜径取太平。若听诸军取财物以归,再举必难,江东非我有,大事去矣!”徐达等表示赞同。为坚定将士们前进的决心,朱元璋采取“置之死地而后生”的策略,下令砍断渡船缆绳,把船推到江中,顺流漂下。众军士一见大惊,朱元璋趁机说道:“成大事者不规小利。此去太平甚近,舍此不取,将奚为?”士兵们只好听命。他们吃饱饭,就从观渡向太平进发,经太平桥直抵城下。纵兵急攻,守城元军抵御不住,守将完者不花等弃城而逃,元万户纳哈出等被俘。

翌年三月,朱元璋亲率大军进攻集庆,徐达奉命为先锋,率水陆军士并进。至江宁镇,攻破陈兆先营垒,陈兆先以所部投降,得兵三万六千余人。十月后,再攻集庆,大败元兵于蒋山。元御史大夫福寿督兵出城接战,被徐达等击败。朱军乘胜攻城,冯胜率陈兆先部降兵奋勇先登,终于攻破城门,打进城内。福寿战死,蛮子海牙逃奔张士诚,水军元帅康茂才率军民五十余万降附。占领集庆后,朱元璋改集庆路为应天府。

在渡江攻拔采石、太平,进攻集庆的战役中,徐达作战勇敢,功勋卓著,成为朱元璋手下的得力战将。

占领应天后,朱元璋有了根据地,粮食问题也基本解决,但军事形势极为严峻:东边有元将定定扼守镇江;青衣军张明鉴据扬州;张士诚占据平江、常州,又占据浙江西部部分地区。南面有元将八恩尔不花驻守徽州,右抹宜孙驻处州,石抹宜生驻婺州,宋伯颜不花守衢州;天完徐寿辉则攻占了池州。为了摆脱军事上的不利境况,朱元璋在占领应天后,于当月任命徐达为大将军,统兵东下,进攻东线门户镇江。

大军出发之前,朱元璋为了整顿军队纪律,防止士兵进城后抢掠,故意找徐达的错处,扬言要按军法处治。暗地里让李善长当着众人的面苦苦求情,才松绑,并当面告诫说:“吾自起兵,未尝妄杀。今汝等将兵往,当体吾心,戒戢士卒。城下之日,毋焚掠,毋杀戮。有犯令者处以军法,纵之者罚无赦。”全军肃然,徐达等率军进攻镇江,不到两天,就打败镇守该城的元军,杀其守将定定、段武。徐达率军从仁和门入城,部队纪律严明,号令整肃,老百姓照常生活,就像没打过仗一样,因此很得老百姓的拥护。附近地方听到消息,都翘首盼望他们早日到来。

镇江一役,徐达以战功升任统军元帅,镇守其地。他兢兢业业,克尽职守,一方面安抚百姓,督课农桑,一方面分兵回击,攻下金坛、丹阳等地,以巩固镇江这个最东边的前哨阵地,防止张士诚的西侵。

同年七月,朱元璋在应天,自称吴国公,设立了自己的行政机构,同时设立了自己的军事管理机构江南行枢密院,任命徐达为同佥枢密院事。身为江南行枢密院同佥、镇江统军之帅的徐达,在打退张士诚军一次次的进攻之后,乘胜进围常州。

但是,常州守敌据城固守,不肯投降。加上城内兵粮充足,徐达等攻打不下。朱元璋即以军法把徐达及其属下都官降一级,以示惩罚,并写信责备徐达说:“虐降致叛,老师无功,此吾所以责将军,其勉思以补前过。否则必罚无赦!”徐达为常州久攻不下而焦虑,也对朱元璋的责备而沉思,还要应付张士诚军的一次次反扑。可是,徐达处变不惊,沉着地指挥部队迎战,使张军的企图难以得逞。与此同时,驻在城外三十里远的常遇春、廖永安、胡大海等率部赶来增援,内外夹攻,大败张军,生擒敌将张德。残敌溃逃奔入城内。张士诚见常州危急,派其手下悍将吕珍夜间潜入城内,加强防守能力。徐达督军轮番猛攻,吕珍眼看士气低落,难以支撑,不得不丢弃常州,只身逃遁。到至正十七年三月,历时达半年之久的常州攻坚战终于以胜利宣告结束。朱元璋在常州设立长春枢密院,任命徐达为佥枢密院事,汤和为枢密院同佥,统兵镇守该城。

接着,徐达等乘胜移师进攻宁国,得军士十余万,战马二千匹,继而又攻拔宜兴、常熟、江阴马驮沙等地,宜兴到靖江一线尽为朱元璋所有。

相关文章